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打开APP

OneWeb首批卫星升空反遭业界唱衰:恐步铱星后尘

泰伯网2019-03-01 16:53:55

摘要: OneWeb首批卫星升空反遭业界唱衰:恐步铱星后尘。

  2月28号,卫星行业初创公司OneWeb首批6颗卫星搭载联盟号火箭从法属圭亚那发射升空。

  据了解,OneWeb计划打造一个名为星座(constellation)的全球卫星互联网络,为实现该计划需发射650颗卫星。OneWeb首席执行官阿德里安·斯特克尔(Adrian Steckel)声称,进入轨道后,卫星将为全球提供互联网覆盖服务。

  此次发射的六颗卫星运转正常。斯特克尔表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重大开端,因为它使之成为现实”。

  2012年成立的OneWeb,目前的定位是为贫困地区及覆盖人群建立互联网。2018年10月闭幕的IAC大会上,OneWeb便以“消除数字鸿沟、平价接入宽带-NGSO星座的责任”为题,对低轨宽带通信星座频率管理及使用规则详细阐述了其态度和观点。

  可以说,这也是OneWeb为偏远和农村地区提供卫星上网服务而迈出的第一步。

  不过,中国卫星应用大会主席杨千里表示,目前OneWeb的商业模式有很大程度上的不具体、不落实成分。在杨千里看来,一方面,低轨卫星主要是对地面系统覆盖不到地区的补充,如偏远地区、沙漠及海洋区域的覆盖。但OneWeb日渐上涨的成本,包括卫星成本、系统成本等方面的费用,贫困地区是否能够负担得起是个问题。除外,目前来看,OneWeb公司很难在一定时期收回高昂的成本。最重要的是,并没有从地面应用等方面看到OneWeb所采取的具体措施。

  另外不可否认,OneWeb的发展速度并没有预期中的快。

  天仪研究院CEO杨峰感慨道,一直在融资,一直在跳票,一直在换CEO,一直在上涨成本的Oneweb终于发卫星了,其进度已经严重落后于其他卫星公司。他还坚持认为,Oneweb是披着New Space外衣下的非常传统的企业,必将走向铱星的老路。

  相比OneWeb星座计划(2015年提出),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 “星链”(Star )卫星网络2016年才提出。

  2018年2月,SpaceX已经将首批互联网实验卫星Microsat 2a和2b送入太空;3月,FCC批准了SpaceX发射4425颗“星链”卫星的计划;11月,另外7518颗“星链”卫星的发射计划也成功获得FCC批准。若地面站建设获批,意味着“星链”将同时开展互联网星座和地面应用端建设。

  可以说,在行动力上Spacex的速度要快些。据了解,今年6月份Spacex的卫星也要上天了。

  不仅如此,提到技术的解决方案,国内卫星界有关人士指出Oneweb的技术应用解决方案仍停留在以前的水平。换句话说,在今天来看,他们的技术解决方案已经落后了。从这一层面讲,“Oneweb的优势在于先天做的早,但优势也是劣势”。

  另有业内人士补充说,Oneweb的技术相对铱星是倒退的,依然是传统电信思路。而且低轨还在动,造成地面站与终端都要追星,成本都很高。从甲地到乙地的通信距离远了就需要在多个卫星与地面站中间来回跳。

  有消息称,OneWeb已经为其庞大的卫星网络筹集了超过20亿美元的资金。

OneWeb首批卫星升空反遭业界唱衰:恐步铱星后尘

  从上表可以看出,Oneweb制造、发射、分销都是分包的,连同系统维护等费用,确实是不小的支出。

  这些并未阻碍OneWeb“成为覆盖面积最大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的信心。

  目前,OneWeb在伦敦和弗吉尼亚设有工厂,也正在推进佛罗里达一个大型制造工厂的建设。

  斯特克尔表示,OneWeb已经做好了规模化的准备,随着首次成功发射,公司第二轮卫星发射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启动。未来将每月发射一次卫星。

  对于OneWeb的本次发射,尽管存在不少质疑的声音,但国内对标OneWeb的银河航天CEO徐鸣则用“标志着真正的‘太空互联网’时代到来”评价了OneWeb的此次发射。

  他在评论文章中写道,“太空互联网”将实现让全球每个角落都能高速联网的梦想,而实现的方式就是组建低轨通信卫星网络,这背后是以万亿美元计算的市场。

  同时,国内业界对于OneWeb星座计划仍旧颇为重视,具体原因,世域天基创始人郭正标分析有以下几个:

  首先,OneWeb在低轨宽带通信星座领域的优先地位毋庸置疑。从目前来看,在宽带通信卫星行业规模最大、发展较早的公司,就这一角度来说,OneWeb的发展经验可以为整个行业参考;

  其次,OneWeb背后的支持者遍布全球各地。公司与软银、高通、空中客车、维珍集团、可口可乐、Maxar Technologies、休斯通信以及Intelsat等公司合作或获得投资。

  据了解,其目前的主要发射规划,是使用俄罗斯联盟号火箭(Soyuz rockets)发射,另一部分由欧洲航太总署新研发的阿丽亚娜-6(Ariane-6)火箭,以及维珍太空公司新研发的LauncherOne 火箭发射,后者是吊挂在波音747-400飞机机翼下发射的空载火箭。

  第三,OneWeb通信技术基础相对成熟,整体方案实现起来难度比较小。

  从以上来看,OneWeb的发展模式对整个通信卫星产业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OneWeb计划的出现,颠覆了传统观念。为了在短时间制造出大量卫星,OneWeb使用汽车制造的概念,将卫星各系统模组化,在生产线大量使用自动化设备,在关键检查点的测试设备可采集数据,以缩短安装时间。在这样的模式下,规模化的低轨卫星对降低通信卫星成本有很大帮助。

  此外,OneWeb国际化合作的方式,使业务合作及运营服务推进工作更容易在全球落地。

  通信领域的应用,是国内外这一轮星座建设热潮的焦点。毕竟,目前全球约有一半的人口使用互联网,还有将近40亿人口尚未接入互联网。这些地面信息高速公路无法覆盖的地方,将是卫星通信有待开垦的新大陆。

  我国在互联网卫星领域自然也不甘人后。

  以往,在地面移动通信系统迅猛发展的冲击下,卫星星座由于建设成本过高,国内并未广泛重视与应用通信卫星。现阶段,“一带一路”倡议已提出5周年,在一带一路的指引下,仍需要通过卫星实现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周边国家的覆盖。

  据统计,目前我国星座计划已经超过16个。其中既有国家队,也有民营企业的力量。

  中国航天科技和中国航天科工两大集团相继启动了低轨通信项目“鸿雁星座”系统和“虹云工程”。

  去年12月底,“虹云工程”和“鸿雁星座”的首颗试验卫星先后发射升空。

  而在国内对标OneWeb的民营商业航天银河航天,提出的“银河Galaxy”低轨宽带卫星星座,将由上千颗自主研发的5G通信卫星组成,采用“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互联网模式,最终实现比OneWeb更低的上星成本。

  继OneWeb发星之后,徐鸣提出,将在今年下半年发射自主研发的第一颗低轨道卫星(试验星)。

  低轨宽带通信星座在卫星通信领域引发的热潮仍在持续,短短几年,低轨星座建设正在从PPT中描绘的概念,走进卫星研制厂房、走上发射场塔架,飞向太空,似乎已经势不可挡。

  但也必须清醒,杨千里认为“互联网卫星星座,没有十几年的时间,是做不成的”。

  一直以来,对低轨宽带通信星座的各种争论也从未平息,资本运作、市场需求与定位、商业模式……而提及低轨宽带通信星座的轨道位置、频率等资源,“艰难”成为业内的共识。

  而1993年国务院颁布的“129号令”《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管理规定》,至今“修订”还是“撤销”还未有答案。

[责任编辑:神璐璐]
声明:泰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第一时间获取位置服务与空间信息领域新鲜资讯、深度商业资本观察,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3sNews」or「www.3snews.net」,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3sNews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

泰伯APP

泰伯网官方微信

GIO俱乐部官方微信

京ICP备05007579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008 | Copyright © 2005-2015 taib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