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打开APP

航天科工火箭:商业航天国家队“混改”之路

泰伯网2019-04-15 10:04:52

摘要: 航天科工火箭正在计划科创板上市事宜。

  口已至,航天领域的改革之风没有要停下的迹象。已于2017年底完成增资扩股的航天科工火箭技术公司,正准备赶在今年完成其内部的二次改革。

  冲刺科创板提上议程

  作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改革大潮中的一例,航天科工火箭的混改之路走得略显靠前。

  据消息披露,继17年完成“增资扩股”之后,航天科工火箭公司接下来的规划是进行股权激励,包括公司的科创板上市也在计划与商议之中。

  早前,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曾表示,民营企业参与国企混改的好处,其中一方面就在于通过员工持股、股权激励、股权分红等方式,改进国企的激励机制。

  也有相关券商提到,混改要解决的国企效率低下背后的股权症结。据华创证券的相关研究表示,股权结构国资“一股独大”缺乏制衡、国企核心员工缺乏激励机制成为国企目前面临发展困境的原因,并建议进行战略投资者引入、员工持股、股权激励、资产重组与注入、整体上市等资本运作。

  航天科工火箭:商业航天国家队“混改”之路
来源:华创证券

  对航天产业来说,现有体制和机制架构下难以释放国家体制内原有的资源、人才等方面的经济活力。航天加工程技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刘雨菲曾撰文写道,航天的体制机制改革一直没有触到真正的痛点。她表示,在改革开放和经济体制转型30多年的进程中,航天军工行业一直保持着特殊的相对封闭状态。军品对国家采购的依赖性极强,在很大程度上还保持着计划经济时代的运行模式,而混改有望改善这一现状。

  起初,航天科工火箭并非专门作为航天科工集团混改的项目试点。据了解,最初公司成立的初衷是围绕快舟火箭的军民融合项目,并定位于从事商业化运营的火箭公司。

  为顺应国家军民融合战略、开拓商业航天市场的发展机遇,2016年2月,航天科工火箭技术按照社会化、市场化的模式成立,由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航天三江集团有限公司控股,成为国内首家提供商业航天发射服务的公司。

  2017年1月,科工火箭公司的快舟一号甲以“一箭三星”的方式完成首次商业航天发射服务,创造了从签订发射服务订单到完成发射服务仅8个半月的商业航天发射的“快舟”速度,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也打开我国新型固体商业运载小火箭的“窗口”。这一影响下,同年4月,科工火箭公司再次签订了“四箭四星”发射服务合同。

  然而,火箭研发、制造属于高风险高投入的项目,定位于商业化运营的科工火箭,实则面临着资本商业化的发展需求,公司的公开融资便顺势而生。

  “增资扩股”的混改方式对航天央企来说有些“新鲜”,这令航天科工火箭的混改备受关注。

  2017年初,科工火箭启动了A轮股权融资工作,先后与100余家投资机构进行了接洽和沟通,最终引入了8家社会投资机构(其中包括金研资本、浙民投、国富资本等社会资本),募集资金总额12亿元。9月底,科工火箭A轮增资项目在上海联交所挂牌公告。

  股份划转完成后,科工火箭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会发生改变。与此同时,公司也迈出了混改的第一步。

  看得出,技术层面的军民融合,随即推动了资本层面的融合。也同时意味着,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随之在国企混改、科研院所改制、核心军工资产证券化等方面形成顶层设计。

  商业资本优势渐显

  相关资料显示,航天科工火箭通过混改引入的纯民营资本占比1.43%,即杭州浙民投航天投资合伙企业(1.43%),另有其他社会投资机构。

  航天科工火箭:商业航天国家队“混改”之路
来源:天眼查

  据了解,此次增资,进一步优化了公司股权结构。具体而言,作为原来国有独资的内部单位,公司的决策由航天科工集团制定。引入外部股东后,不论是生产业务还是资本运作,都需要通过公司的董事会等流程,听取外部投资人的意见。某种意义上,对企业进行现代化经营,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方面作用相对明显。

  日前,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目前已有83家中央企业建立了规范的董事会,有46家中央企业对3300多名经理人实现了契约化管理,在控股的81家上市公司实行了股权激励。

  混改的进程正在加速度,仍有业内人士直呼“不过瘾”。

  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会生曾公开表示,目前混改过程中形成的董事会、监事会、股东会是一种制衡,但只是法人治理结构的制度制衡,而不是股权制衡。不仅要有制度上的制衡,还要有股权结构的制衡,往市场化的方向走。

  可以预见,国有企业的混改成为迈向现代企业制度的必经之路。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我国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落地提速,尤其在以人力资本为主要优势的券商、基金、科研机构等事业单位将迎来战略增资的新机会。

  有分析称,军工资产庞大、集团众多、国资集中度高,但目前军工行业国资的资产证券化率比较低,据估计仅在30-35%左右,其中航天领域占比排名靠后。

  3月27日,证监会网站发布了阎庆民副主席的讲话,表示证监会毫不动摇地推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服务军工企业高质量发展;支持军工上市公司借助资本市场,进一步盘活资产、提质增效,提高资产证券化率,提升核心竞争力。

  军工领域混改的推进,对人才密集型的商业资本,如银行券商、PE、VC等,提出了资本实力与公司治理结构的要求。毕竟,资本参与混改,并不仅仅作为财务投资者的分配权,最主要的是获得决策权和经营权。

  据查,此次参与航天科工火箭混改的唯一一家纯民营资本——浙民投的大股东为正泰集团。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正泰集团董事长的南存辉,曾在两会期间表达了对国企混改的看法。他提到,混改后企业股权多元化,不同的决策机制之间存在重大的差异。只有更好地保障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才能消除各类所有制资本参与混改的顾虑。

  商业资本参与混改障碍重重

  事实上,航天科工火箭在增资过程中引入了28.57%的社会投资机构,包括:湖北长江航天产业投资基金(8.57%)、杭州国核金研投资合伙企业(5.71%)、深圳市中军领航投资合伙企业(4.29%)、中车股权投资有限公司(2.86%)、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股份公司(2.14%)、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中金皓天股权投资合伙企业(2.14%)、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43%)、杭州浙民投航天投资合伙企业(1.43%)。

  其中,国有资本(含有国有成分的社会资本)有7家,占比远多于纯民营资本,分别为湖北长江航天产业投资基金(8.57%)、杭州国核金研投资合伙企业(5.71%)、深圳市中军领航投资合伙企业(4.29%)、中车股权投资有限公司(2.86%)、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股份公司(2.14%)、宁波梅山保税港区中金皓天股权投资合伙企业(2.14%)、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43%)。

  看得出,混改依然离不开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与互联网这类完全商业化的领域相比,刘雨菲表示,我国商业资本对航天领域的兴趣一直有限。毕竟,真正有利润前景的航天服务领域很少向商业资本开放,而传统管理体制也不允许商业资本参与骨干航天企业的决策权。

  纵观国内市场,民营商业航天企业的融资基本处于C轮之前。据了解,进入民营商业航天的资本方,一般主要专注民营航天创企。

  随着以军工产业链为代表的高端装备行业正在从技术拐点走向财务、管理的拐点,问题也在于,混改的推进过程依然处于摸索阶段。

  具体的制度设计算是一种挑战。东北证券固定收益大金融首席研究员李勇表示,混改方案获批只是第一步,如何提升企业长期基本面和长期盈利能力,依然要通过产权明晰、治理结构优化、股权激励常态化等方式来探讨,具体的制度设计与治理优化方案依然是难点。

  还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军工集团、科研院所、民营企业,就某个项目建立合作公司,即便包含资金入股、技术入股等各自的比例划分清楚,新产品出来后又衍生出新的技术,若遇到公司解体,各种权利归属问题便突出出来了。

  某种意义上,无论以军工资产证券化还是以科研院所转制为目标的方案改革,仍需科学地、有预判地解决好。

[责任编辑:神璐璐]
声明:泰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第一时间获取位置服务与空间信息领域新鲜资讯、深度商业资本观察,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3sNews」or「www.3snews.net」,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3sNews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
热闻榜

泰伯APP

泰伯网官方微信

GIO俱乐部官方微信

京ICP备05007579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008 | Copyright © 2005-2019 taib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