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打开APP

中科院遥感所老闫:我跟大疆不是同行,他们是航模不是飞机

博望志2018-03-14 10:24:06

摘要: 2015年春节前后,大疆公司1%的股份号称价值一亿元人民币。

  2015年春节前后,大疆公司1%的股份号称价值一亿元人民币,三个月后媒体上这个数字涨到1亿美元。

  2016年初,一家业内机构流出的资料显示,去年大疆无人机销售营收已近10亿美元,在一级市场的估值明确为115亿美元。你很难将市场给DJI如此高估值的原因归结于一个单纯的「低门槛民用无人机」概念,但如今为这个概念买单的,无疑也是大疆。

老闫:我跟大疆不是同行,他们是航模不是飞机

  否则你怎么解释会出现http://SB-DJI.COM这种网站?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叫「为何很多四轴无人机爱好者黑大疆」,问题本身是否合理不论,回答里大疆无疑是被结结实实,有理有据地黑了一把。

  「产品事故率高,客服态度忒牛逼,到手即飞的产品带来一批令人无奈的小白用户,低成本造价制造出的民用航空设备安全性无法保障,快速迭代的产品研发模式在航空业根本就是作死……」

  明摆着,黑大疆的人里,有一大部分来自于传统工业级无人机的从业者和玩家,如今市场上,航模厂家装个飞控就敢宣称自己做的是无人机,这显然令他们无法接受。在老牌从业者和玩家那里,无人机不是大航模,无关泡妞的礼物,也不是资本吹起的百亿泡泡。

  老闫原名闫殿武,此人性格很好,四十出头,有博士头衔,说话嗓音酷似凤凰卫视名嘴窦文涛。此前他有近十年时间供职于中科院遥感所,是国内第一代民用无人机研发营运的从业者,巅峰时期旗下拥有国内最多的30多个机队,汶川地震时第一批飞进灾区承担拍摄任务,他也曾在采访后措辞不当,被有关职权部门斥为「泄露国家机密」。

  行业先行者的代价当然大,国内航空全严管的背景下,执行野外航测作业时动不动就被抄。老闫接过一个鄂尔多斯9.8万平方公里范围的勘测项目,30多个机队飞了两个多月,期间遭遇过大同空军和鄂尔多斯公安局「双面夹击」。

  老闫说,有时会怀念一起工作的那些人,工作起来常年不着家,有人爸爸是某大博物馆的副馆长,可哥们就喜欢一年到头开车到处跑。前年冬天有人操控无人机闯首都机场被刑拘,老闫看了新闻顿时一惊,姓牛的那位不就是当年带队进汶川的队长嘛!

  所有的告别都是突然而来,虽然这家公司曾经做到几乎行业垄断,但老闫和兄弟们没能等到工业级无人机的爆发前夜,已经有些年纪了,老闫回忆起来并无意煽情,博望志替他把故事讲给你,听听看。

  壹

  公司是中科院遥感所旗下的国遥万维,我接手时只有50万注册资本,遥感所占56%股份,另外有11个研究员占44%,这没法管理。我这人比较楞,在中科院系统内属于流氓级人物,当时院里有文件说处级以上干部一律不能参股产业化公司,而这11个研究员都是处级以上干部,我就拿了红头文件一个个去谈,花钱把这11个人的股权盘到自己手下。我2003年到任,2004年做的股改。

  其实,我是从卫星遥感业务转到无人机,那时候我出了一本关于数字图像处理行业的书,台湾师范大学的陈博士做图像处理时参考了我的书,我们通过msn建立了联系,经常沟通技术问题。后来台湾小马哥上台,对大陆政策相对解冻了,陈博士就借用他的导师以及太空中心(NSPO)的人脉,帮我拿了一个台湾卫星(福卫二号)的代理权,到目前为止,台湾的所有的卫星里,我做了最大的一笔订单,拍摄辽宁省全省,320幅影像,28天,后来,为了长期合作,我绕路去过一趟台湾,见了一下NSPO的相关负责人,后来因为时政局面的变化,该负责人因为此事受到牵连被抓办了…

  一次机缘巧合让我认识到了无人机的好处:第一分辨率高,比卫星清楚,二是时效性强,适合做应急。当时做了很多国家项目,除了汶川,像大连湾中石油爆炸,长春化学品污染,都是环保部副部长带着我们的机队去。之后,国遥万维的无人机队被民政部列为国家重大灾害应急无人机基地合作单位之一。

  我们最大规模的时候,是30多个机队,在国内民营行业里边,有绝对的定价权,因此当时业内朋也褒贬不一。

  贰

  2007年我开始做无人机,2008年汶川地震,时任总理温家宝入川的第一幅影像都是出自我们。某报社的记者来中科院遥感所采访,在与记者等待数据判读结果的交流期间,我讲述了当时获取北川县影像的全部详细过程,包括美国、欧洲、台湾以及大陆各种卫星的大致拍摄情况和给予这次事件各自做出的贡献。之后,一篇《科学,你为谁哭泣》的文章便流传于网络,引发了国内主管部门的关注和不满,甚至有我泄露国家机密的传言。

  后来我的无人机队去汶川拍照,每天上午10-12点之间,期间禁空,只有我们的机队能进去。当时无人机的队长姓牛,就是去年闯首都机场的人,是整个无人机行业里的,开山的几个人之一。在这次航拍任务中,整个机队给予抗灾抢险工作做出巨大贡献。

  我这人胆大,做无人机业务之后,跟国家安全部门打交道打了三四次。

  有一次哥几个在南方某省飞一个保密项目,因为需要飞机起降的跑道,把高速路给截了,当时一个该省副省长被堵住了,当时他就下车过来问,无人机作业是给谁做?

  公司对机队的保密管理很严格,分派任务只给经纬度和航拍技术指标,队员对于项目的详细内容根本不会了解,所以执行人员一问三不知,副省长就给该部门的负责人打电话,可是我们是从总部接的项目,地方单位也不知道。副省长当时就急了,马上联系当地安全局给我们抄了。最后甲方单位和中科院都出具证明后才放人,整个数据都删了,还得重拍。

  还有一次接了鄂尔多斯9.8万平方公里的任务,30多架飞机,飞了两个多月,每天飞,咱们国家的民航系统里,飞行物要求距离机场半径50公里之外才能起飞,我们在鄂尔多斯作业时其实在50公里以外,但那里有一个特点,就是可见度实在太好,从北京飞往鄂尔多斯的一架民航飞机备降的时候发现「不明飞行物」后通知塔台。然后大同空军和鄂尔多斯公安局两拨人紧急赶过去,把我们的人当场就抄了。

  同行当时的处境都差不多,国内有一个自动驾驶仪的生产厂家,以科研的名义把自动驾驶仪卖到了台湾,当地有叉叉分子把自驾仪放到了无人机上飞回厦门撒传单,后来飞机出事了掉下来,这个公司法人当时就被关了数月。

  像这样的类似事件,在我管理国遥万维的时候发生的太多了,毕竟公司有中科院的背景和原有测绘资质的基础,加上公司对于无人机的严格把控,虽然总是跌跌撞撞的,但一直也没出现什么大状况,算是万幸的。

  叁

  咱们国家对于航空权的管理全球最严,从军队来说,叫离地三尺均为国属。正常航测怎么申请?首先要去陆军军区申请,他审核资质后进入下一步,向当地的空军和航管部门申请,何时何地航测必须特别明确,对方要规划航线,但这两个环节都不可能获批。因为按航测要求,飞行物上必须搭载雷达应答器,是飞行物的身份证,雷达扫到飞行物上你得有反应。但现在所有的无人机都没有配这个东西的条件。所以目前为止,所有的无人机航测,严格意义上都叫「非法」。只不过现在进入一个法控盲区,国家想扶持,基本就是睁一眼闭一眼,出事就抓你,就这样一个状态。

  最近在讨论低空市场开放,我个人认为:这对无人机是噩耗,为什么?低空市场开放,是针对于通用航空,私人飞机,农用飞机等,它可以搭载标准的航空雷达,但无人机恰恰没有,一旦开放,就意味着在1000-2000米的高空飞机非常多,那恰恰是无人机的密集作业区。开放之后,对通用航空比如飞机租赁是利好消息,但对无人机不是。

  国遥万维业务没有做大也因为行业门槛过低,如果你出资质,有规范,反倒好发展。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光测绘局系统内就买了好几百架无人机,造成市场一下子乱了,现在测绘局这些无人机不是摔烂了就是在仓库里吃灰,因为无人机需要非常专业的操作,一个操控手至少需要2-3年的地勤基础培训。

  肆

  目前国内资本市场炒的叫悬停翼式无人机,很难工程化,我们是工程类的固定翼型飞机,通常是两百公里以外的操控。这两类飞机有本质的不同,固定翼飞机跟真飞机一样,造型也要符合流体力学,一旦升到500米以上就可以巡航了。现在看悬停翼飞机,很多跟航模没什么区别,需要更多近距离操控。

  我认为我们跟大疆这些公司不是同行,他们应该定位为高端遥控飞机,当然你说飞起来的就叫飞机那我就没办法了。

  你说你送女孩一个悬停翼?可螺旋翼这个东西很快的,削个人脑袋很容易,悬停翼无人机你放这就起来了,还是挺危险的。最早的无人机玩家都是自己画图设计机身,现在你一个小女孩去玩?我觉得现在的大疆你定义成航模就行,大航模。它比较适合媒体或者公安系统做小范围短时间定点监测。

打开APP,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谢履豪]
声明:泰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第一时间获取位置服务与空间信息领域新鲜资讯、深度商业资本观察,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泰伯网」or「www.3snews.net」,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泰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打开APP,查看精彩评论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

泰伯APP

泰伯网官方微信

GIO俱乐部官方微信

泰伯网官方微信

泰伯APP

京ICP备05007579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008 | Copyright © 2005-2015 taib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