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打开APP

高德地图的1亿DAU意味着什么?

阑夕 阑夕2018-10-11 11:00:58

摘要: 地图这个产物,本就象征着人类对于客观世界的好奇、求知和观念的凝聚,从抽象到真实的演化。

  根据大数据商业服务商QuestMobile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10月1日当天,高德地图DAU超过1.15亿。在当天所有DAU过亿的App中,移动社交3个,移动购物1个,金融理财1个,系统工具4个,移动视频5个,新闻资讯1个,高德地图是唯一的出行类App。

  在O2O概念正火的那几年,高德地图却宣布自己「绝不会做O2O」。

  对于这个说法,高德地图后来有过一次解释:「O2O是用户需求,高德会给予满足,但绝不把它当做商业化的生意来做。」意思就是说,该有的生活服务入口还是有,只是高德地图本身不会将之作为商业化的目标。

  这种和同行存在些许微妙区别的「有所不为」,最终被证明帮助高德地图避开了那轮资本泡沫席卷而过的潮水,因为没有货币变现的KPI,高德地图得以专注用户价值本身,进而在这个国庆首日,成为中国首个DAU过亿的出行平台。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消退之际,高德地图却逆周期的在连续四年里始终保持增长,如果一定要说高德地图做对了什么,那么最有可能的答案可能是,它融入阿里生态的效率足够高,把新的支点建立在了讲究资源协同的下半场。并在人、车、路这三者之间找到了用户最需要的那个平衡点。

  彼得·德鲁克曾经说过:「建立目标是一种平衡,即在企业成果与遵循人们所相信的原则之间的平衡,在企业当前需要与长远需要之间的平衡,在期望的结果与可用的资源之间的平衡。」

  从工具应用到平台产品的跃迁起点,可以锚定在高德地图于四年前被阿里巴巴收购的时刻。

  高德加入阿里之后,位置大数据能力也赋能阿里集团的其他业务线,无论是天猫智慧门店的选址决策,还是盒马鲜生的市场洞察,抑或支付宝和饿了么等事业群在面向消费者时提供的LBS数据,高德地图都承担着最底层的责任。

  一边是自证足以支持阿里级别的业务规模,一边将开放平台赋能外部、为来自第三方的合作伙伴设计坐席,高德地图的自信与日俱增。

  担任高德集团总裁的刘振飞在面向阿里全球投资者的一次会议里,将一张冰山壁纸投影到了背景板上,他将冰山结构比作当下的高德地图:用户能够直接使用的手机和汽车导航业务只是海面上的部分,而沉在水下的更为巨大的部分,则是高德地图向行业输出的技术能力,比如美团、头条、微博这些公司,用的都是高德的定位技术,高德还为菜鸟、滴滴输出基于货车和网约车的解决方案等等。

高德地图的1亿DAU意味着什么?

  也是基于这种兼具广度和厚度的交通大数据能力,高德地图把自己定义为「出行」产品,升级换代的动力极强。

  「出行」意味着横跨行前、行中和目的地三大场景,也就是必须前后延伸更多的功能,很多并非地图服务商需要呈现的内容——比如路线耗时预测、城市特色名片甚至环境气象数据——都要放到整体服务里来考虑。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刘振飞说:「在我们看来,人是商业世界的原点,也是高德思考所有业务的出发点。互联网的发展史就是不断用技术和产品来解决好人与世界关系的历史。」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以来最为激进的判断,是将地图产品视为一个新的入口,事实证明,这种想象或许还是有失恰当,智能手机开启了三维世界的坐标权限——每个人都能以自己为中心的划定活动半径——但是这项服务却并非总是显性的。

  它更像是一种基础设施的投射,就像桌面互联网时代每个网站都会配有一个搜索框——但搜索功能的提供者却通常来自专业的搜索引擎——这种隐形的市场份额的多少,将决定谁会取得长足的竞争优势。

  今年早春,Google上线了「Google Maps Platform」项目,旨在为第三方开发者提供简化的API,帮助他们更为方便和快捷的接入Google的地图数据,共享专车公司Lyft就是首批合作伙伴之一。

  但是Google的应变调整其实已经不算早了,尽管Google亦是投资方之一,但是为了摆脱对Google的依赖性,Uber始终没有放弃自建地图业务的雄心,甚至从微软手上购买了Bing的数据,而Mapbox则笼络到了Snap、Instacart和Foursquare这样的明星公司,试图把过于强大的Google关在门外,加上借助硬件出货量搭载地图应用弯道超车的苹果,烽烟仿佛燃烧在每一寸的土地上。

  相对而言,中国市场的中心化要略胜一筹,简单来说,其实就是高德地图和百度地图的划江而治,根据刘振飞的说法,在2016年,双方的排位就完成了对调,直至这次DAU破亿的捷报传出,让阿里集团上下备受鼓舞。

  显然,这份数据的达成有着节日因素的特殊影响,集中爆发的出行需求和高德团队的潜心投入,共同造就了里程碑式的用户活跃。

  其中相当重要的一点在于,高德地图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借着和原国家旅游局的合作机会,覆盖到了中国绝大多数5A和4A景区,为传统意义上的导航盲区接入服务。

  正值国庆出游高峰阶段,旅行流量被高德地图的智慧景区开放平台接住,继而分发输送给各个景区的在线页面,比如大数据中心可随时告知景区现在游客数量及分布,以便景区判断是否需要限流;与此同时,游客也可实时了解该景区的游客人数,以此判断是否需要改日前往。

高德地图的1亿DAU意味着什么?

  被高德地图列为典型的合作范例,是定位在河南云台山附近的用户打开高德地图,即可进入定制之后的景区专页,从住宿、餐饮和厕所这些常规元素,到语音导游、最佳拍照点、一件呼救等特色栏目,无不一应俱全,无论是合作景区的运营方还是高德地图的平台方,都受益于此。

  从长远来看,高德地图要解决的,是一纵一横两件事情,纵向的是持续做好本质工作,作为真实世界的「传感器」,把专业的地图和导航业务往深拓展,包括即将到来的无人驾驶趋势,对于地图数据的精度只会越来越高,而横向的,则是设计标准化的「插口」,把自己不擅长的业务交给其他公司来做,对外分享流量、利润和价值,聚沙成塔,集腋成裘。

  当然,一款产品的命运,既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经过不到三十年的岁月,互联网从一个乌托邦式的虚拟世界变成真实世界的一种投影,反映的是实用主义的大获全胜,就像那句俏皮话所说的——「在太空轨道有着数十颗环绕地球的人造卫星,它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告诉你去便利店买酸奶的路线怎么走最短」——线上的丰富业态,建立在对于线下的毛细血管的掌握和连接程度上。

  每一部智能手机、每一辆智能汽车、每一台智能设备的背后,都有着一个用户,以及他的地理位置,围绕着这些起点,地图永远都在革新和进步。

  1854年,英国伦敦爆发霍乱,一时生灵涂炭、满城恐慌,一名私人医生约翰·诺斯自行收集所有死亡市民的街道地址,并在工作室里绘制了一张特殊的地图,在仔细的观察和归纳之后,他敏锐的发现死亡概率随着距离水源的距离增加而减少,从而成功得出了霍乱是由水源传染的正确结论,帮助市政厅平息了疾病的肆虐。

  这张霍乱地图,曾入选为改变历史的一百幅地图之列,就像地图这个产物,本就象征着人类对于客观世界的好奇、求知和观念的凝聚,从抽象到真实的演化。

  如果说每个当下都是在创造历史,那么未来又何尝不是由现在的构建而成的?在人们的智能手机里变得越来越强大的数字地图,在某种意义上,大概也扮演着相似的角色吧。

打开APP,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许佳莹]
声明:泰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第一时间获取位置服务与空间信息领域新鲜资讯、深度商业资本观察,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泰伯网」or「www.3snews.net」,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泰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打开APP,查看精彩评论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

泰伯APP

泰伯网官方微信

GIO俱乐部官方微信

泰伯网官方微信

泰伯APP

京ICP备05007579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008 | Copyright © 2005-2015 taib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