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立即体验

弹尽粮绝农经权

芽茶苏 泰伯网2019-07-22 10:48:24

摘要: 测绘企业上报农经权欠款情况后,钱更难要了......

  “因为农经权等项目结款难,我们公司已经两三个月没发工资了。”

  近日,有知情人士向泰伯网透露,四川某知名地信企业由于农经权等项目长期拖欠项目款,导致员工工资“断档”。泰伯网随后与该公司员工核实,得到肯定的答复。业内人士表示,该公司在农业项目具有技术优势,且本身体量不小,有一定融资能力,如今这样的大公司尚且遭遇困境,其他中小企业日子将更加难熬。

  而更加出乎企业意料的是,原本以为向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上报农经权欠款情况后,局面能够得到一些改善,但经过几个月时间,情况似乎更加复杂了。

  01 要款,斗智斗勇

  四川这家公司并不是个例,农经权项目利润低、要款难、周期长,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农经权项目在最初试点时,国家指导价格是40-50元/亩。但据某测绘企业负责人透露,当初不少项目中标时就存在恶意低价竞争的情况,甚至某大型企业为了拿标把价格压到了8元/亩,导致周边地区竞标企业不得不整体降低竞标价格。

  “招标价格低也就算了,钱还总是结不了。县里把我们当孩子哄,说好的做到某个节点就结一笔钱,结果做了一个节点又一个节点,钱还是只结了不到50%,现在证都办的差不多了,但我们不敢向县里移交最终档案,怕一旦移交了钱就彻底要不回来了。”该负责人向泰伯网倒起了苦水。

  无论规模是大是小,无论签单价格是高是低,项目款要不回来,是做农经权项目面临的共同难题。

  四川某地理信息公司副总经理宁总介绍,做农经权业务的大部分公司应收账款都比较高,目前其所在的公司还有高额应收账款没有收回,到现在大部分项目都到了颁证、纠错、建数据库的阶段,但最后几笔款支付的要求很具体,条件也比较高,完成交付很难。只有每个单位去协商,在项目完成情况与付款金额中“磨”出一个平衡。

  比直接中标的大公司资金更紧张的是项目中的分包商。某丙级测绘公司表示,农经权这种大型国家项目,从中标到最终落地夹杂着层层分包商,形成一个资金链,中间断一环,后面就都没钱发。

  业内人士透露,导致农经权结款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部分项目质量不过关,迟迟无法验收完成;二是本身项目时间长,专项基金到期未用的部分会被收回,再申请比较难协调;三是部分地方政府本身资金周转困难,存在将专款挪作他用的情况;四是由于机构改革和企业变动,政府和企业负责人很难从头跟进项目,对接存在困难。

  此外,还有部分作业公司盲目追求拿标,合同条款无条件配合甲方,导致合同规定的结款节点过晚,无法按照项目进度及时追索项目款。

  既然做的这么艰难,为什么还要咬牙做下去?“毕竟以前做熟了,不做这个还能做什么?而且手下还有一群人要养,做了项目可能亏,但不做一定亏,这就像赌博一样,无论如何都得试一试。”老王如是说。更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个项目就像一个陷阱,一旦做了,想停都停不下来。”

  02 改了又改还得改

  比不结款更让企业崩溃的,是似乎永无止境的修改要求。正如泰伯网此前收到读者留言:“做农经权莫不是要保终身?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在修改,没有终点。”

  2013年1月31日,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增强农村发展活力的若干意见》指出,要改革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有效保障农民财产权利。并计划在五年内完成全国范围内的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健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制度,结束时间为2018年。

  如今6年多的时间飞逝而过,经济格局变了,行业风向变了,然而农经权项目仿佛永远不变的“改改改”。

  今年3月9日,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陈锡文在记者会上表示,根据主管部门掌握的情况看,到今年年底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和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可以基本都完成。

  然而早在2016年3月,全国就已经完成了2434个县、2.6万个乡镇以及43.8万个村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颁证工作,进度比分别为85%、87%、73%,整体进入收尾阶段。直至2018年底,又有数据统计显示全国大部分地区基本完成土地确权工作。

  企业结款和修改的进度,似乎和这些数据存在距离。

  业内人士陈经理表示,他所在的公司拿到的标没有分包,技术上没有问题,目前存在的错误多是由于信息不对等造成的。农村地块的真实信息掌握在当地村民手中,但在农经权项目开始之初,部分地区民众的思想觉悟还不够,导致前期反馈的部分数据失真,后期核查时不得不返工修改。

  如果说信息不对等是客观因素,那么项目外包、低价竞争就是导致项目质量低的根本原因,是行业自己的“锅”。

  某参与外包的业内人士透露,由于层层分包,部分项目到最终作业方手里已经没有利润空间,作业方为节省成本往往是一个老师傅带一群刚毕业的学生去做项目,只有牺牲作业质量才能保证不亏本,验收不合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此外,如果部分技术方案要求有增加或变更,也会要求企业继续改,但是钱不会增加,没结清的款还是会拖着。

  修改最大的难度,还是由于人员的流失。宁总表示,农经权技术难度不算大,有些员工经过一段时间技术没能得到提升就离职了。现在,该公司熟悉项目的员工基本都走光了,很多项目情况需要从新了解,资料需要重新收集,造成不少麻烦。

  在这种情况下,有些做农经权的分包小公司甚至直接跑路了,只撂下一句话:“剩下的钱我不要了,要改你们也别再找我。”之后,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03 发文了,没减负

  然而,分包公司可以跑,直接中标的大公司们可不能撒手不管。毕竟垫付了大量资金,中断项目就意味着彻底中断现金流,如果不继续做下去,现金流会成很大问题。宁总介绍,据他了解很多做农经权的公司现金流都存在不小问题,部分公司工资延迟发放,部分公司发了工资但应支付的款项需要延期。

  事实上,中小企业应收账款问题已经惊动了中央,各方政策也频频出台,希望能解决这一难题。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月30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听取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工作汇报,并要求加大清欠力度完善长效机制后,各省减负办纷纷发文要求清理拖欠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账款。今年4月4日,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又专门发布通知,就农经权项目拖欠账款情况展开统计调查。

  如今3个月过去了,处理情况却不容乐观。

  某测绘公司从业者表示,该公司填表向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上报了几家欠款单位,但没想到,这几个月情况反而更复杂了。上报之后,该公司填报的几家地方欠款单位陆续收到了上级减负办的发函,要求尽快解决欠款问题,但有些单位收到函件后,反而态度变得更加强硬了。

  “对方说,既然你们要求按合同付款,那我们就全按合同走,不把项目遗留问题解决掉,款就没法付。但是之前本来都协商的差不多了,只要我们把项目做到一定程度,就多少先结一部分款。”

  该从业者表示,农经权项目一直有遗留问题在不断修改,由于各种原因,很难百分之百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节点达到要求。而上面发了函件之后,各部门也承受了较大压力,对作业单位要求更严格了,成果、进度都要严格按照合同来,付款卡在合同规定最严格的时间节点。原来还能协商解决一部分,根据项目进程分批结算部分款项,如今不少项目又陷入了漫长的等待和反复修改中,“从短时间来看,企业面临的状况更加被动了”。

  另一家河北的企业表示,在填报了欠款信息之后,河北省地理信息产业协会专门组织召开了相关会议,邀请相关部门和企业座谈,听取农经权欠款情况。然而之后的几个月,企业碰了不少软钉子,要求“一切按照合同办事”。同时,作业单位还不得不增加和地方农业部门的沟通成本,来解释上报欠款的具体情况,弥补双方因“上面发文讨债”导致的关系裂痕。

  似乎转了一圈,压力又回到了作业公司头上。该如何解决,多名采访者都有些茫然:“先接别的项目活下去,剩下的再一家一家谈吧”。

打开APP,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宋潇旸]
泰伯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每一篇深度报道,解读数字经济、推动商业向善、定义转型中国。关注泰伯网微信公众号,了解最全面的行业资讯。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打开APP,查看精彩评论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