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立即体验

东方道迩面临数千万高额赔付,影像售卖模式众说纷纭

刘小贤 泰伯网2019-08-08 10:09:12

摘要: 目前最高法院已经接收了东方道迩关于案件再审的材料。

     在测绘地理信息产业以供给侧改革为主线促进高质量发展之际,一起由代理影像引起的巨额赔偿随着法院执行信息公开浮出水面。由此也引发了影像代理商业模式可持续性的思考与讨论。

     近日,东方道迩因近0.5亿元债务于近日被法院列入执行名单,背景是这家企业已经处于亏损状态。由于案件一方是国际航天巨头空中客车,另一方是以影像代理为主要商业模式的老牌遥感企业,因此案件下一步进展也备受瞩目。

     7月23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东方道迩已被列为被执行人,这意味着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要介入到此前东方道迩被卷入的一桩合同民事案件中,促使其向空中客车子公司空客防务空间地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空客公司)偿还一笔4855万元的债务。同时泰伯网获悉,东方道迩也于近日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案件再审的申请。

东方道迩面临数千万高额赔付,影像售卖模式众说纷纭

     01一桩持续四年的合同纠纷

     这笔民事案件需要追溯至2011年。从当年八月开始,东方道迩与空客公司签订了一系列销售协议,使得前者可以接受、处理并分销Pleiades卫星拍摄的遥感影像。同时东方道迩采购一套接收终端和三套基带包(解码器)等硬件,以用于卫星数据的存档和处理。

     在这之后东方道迩经历了公司运营上的重要关卡,即在2012年前后冲击创业板。这一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包括曾被中止审查和一些问题受到了舆论的集中关注,例如客户集中度过高、业绩受政府部门影响过高、股东突击入股等问题。

     在当年的招股说明书中,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增幅连续两年高于营业收入增幅。有注册会计师指出,应收账款增幅高于营业收入增幅,可能会出现坏账风险,另外还有提前确认收入的嫌疑。尤其后者,可能会出现涉嫌虚增利润,因此发审委会对此十分关注。在这期间公司披露的2009-2011年净利润分别为2611万、4377万元和5479万元。

     最终东方道迩未能顺利上市,知情人士告诉泰伯网,准备上市通常会极大影响公司的经营节奏。如成功上市,新进资本会抚平这些冲击;但一旦上市失败,公司则需要耗费至多达数年的时间来调整。

     另一方面,2013年我国高分专项中的高分一号发射成功并投入使用,标志着我国对地观测国产数据迎来爆发。国家也开始号召各政府部门优先使用国产遥感影像,海外影像作为补充。由此,“一图难求”逐渐成为历史,影像代理市场开始受到挤压。

     上市受阻和国产遥感卫星数据源的增多对东方道迩造成的影响在2013年底集中体现。这时,东方道迩应付空客公司超过500万欧元,但公司告知空客公司由于现金流问题,请求将付款延至2014年3月。后者接受并将付款期延至2014年3月,但到了三月仍未收到应付款项。在这期间,东方道迩还曾发出一次告知,称其面临“严重亏损”。

     在东方道迩依然没有支付款项后,双方在签署了一份协议后基本终止了代理合作。2015年空客公司将东方道迩诉至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经过持续的审理,2017年经法院判决,东方道迩需要支付空客公司505万欧元及其产生的利息,并承担部分诉讼相关费用。由于东方道迩不服判决遂上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高院在今年三月作出维持原判的二审判决。

     505万欧元,按照判决时汇率折合成人民币为3636万,这对于强盛状态下的东方道迩并不是个大数字。2011年前,东方道迩主要采购德国RapidEye、美国GeoEye和印度Antrix公司的卫星影像。2009-2011三年间卫星影像的采购费用均超过5000万元,2010年一度达到7566万元。公司2010、2011年净利润也均超这一数值。

     但在经营出现转折后,还清这笔钱并非易事。公司在2015年引入上市公司振芯科技1200万元的增资并作出业绩承诺。然而公开材料显示,2016年东方道迩实现净利润-3132万元,2017年实现净利润-3418万元。业绩利润未能实现的同时,3600余万元的债务连本带利已经滚至4855万元,东方道迩如何应对仍是一大难题。知情人士透露,振芯科技曾计划协助东方道迩还款。目前,天眼查数据显示振芯科技持有东方道迩18.55%的股份。

     东方道迩技术部门副总经理王少成告诉泰伯网,目前不方便透露案件更多细节。空客防务与航天中国区副总裁张晓舟则回应称,目前诉讼由法国方面接受,他不了解更多细节。

     泰伯网了解到,一方面空客公司申请执行立案,另一方面东方道迩也于近日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目前最高法已经接受了再审材料,但尚未受理。

     空客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律师黎学宁告诉泰伯网,如最高法受理再审,则有驳回申请、由最高法提审或将案件发回北京第四中院重审的三种可能性存在。

     泰伯网从其他法律人士处了解到,当企业被列入法院执行人后,将面临“查、扣、冻”的风险。手段包括查封不动产、扣押动产和冻结账户。但申请人仍有权随时撤回执行申请,双方仍有可协商和谈判的空间。公司法人也面临着限制出境等风险。最新信息显示,公司法人已经在7月31日由孙冰变更为李彦雷。

     02 影像代理模式众说纷纭

     提起东方道迩,诸多同业企业都怀着尊敬之心。这不仅是因为十年前,东方道迩占有了中国几乎大半的遥感市场,国外影像代理这一市场占有率则更高。也是因为从东方道迩离开的诸多人才也造就了许多遥感、地理信息企业。业内人士透露,从其产品的价格、服务和可用性来说都非常不错。

     在代理影像领域,泰伯网了解到,不同卫星数据源的代理模式也不尽相同。例如东方道迩独家代理的由印度Antrix运营的IRS-P5卫星数据,即采用所谓的“照付不议”模式。公司需每年支付100万美元。代理GeoEye公司的影像时,东方道迩按照标准定价的50%-60%即可采购。在独家代理德国RapidEye的数据时,则是在销售时抽取35%的佣金。也有业内人士透露,Planet的中国数据独家代理费用高达400万美元/年。

     这种“照付不议”在一图难求的时代尚能稳赚不赔,但随着影像种类的丰富,其风险也变得越来越大。泰伯网专栏作者、中科院西光所大数据应用工程中心时空大数据实验室主任李振宇认为,“卖数据的商业模式已经江河日下,在各级代理中寻求差价的盈利模式也随着商业遥感数据的获取门槛日益降低,而变得越来越难以为继。”

     东方道迩在这样的情况下,也积极拓展了一些业务方向,包括影像处理外包和地理信息数据产品的服务。但由于市场骤变加之上市受阻,大大降低了公司的抗风险能力。这也为目前市场上诸多单一业务模式的测绘地理信息企业敲响了警钟。

     在8月5日自然资源部召开的地理信息企业家座谈会上,会议明确指出,企业与政府应携手解决“供给短板”问题,注重分工协作。在政府集中攻关行业内核心、关键的重大科技问题的同时,企业应该注重集成应用和产业化,不断创造新的产品和服务。原江苏省测绘地理信息局局长施建石也撰文表示,要强化高质量供给,“地理信息企业应开展高技术含量、高继承性、高附加值的深层次开发应用。”

     对应于遥感数据市场,高附加值的开发应用该如何理解?国防科工局重大专项工程中心副主任赵文波曾对泰伯网表示,高分辨率对地观测数据可分为0-7级数据,政府则希望大量的有为、有志向的创新团队聚焦在能产生更大的价值空间3-5级的数据上,“纯做数据代理也能创造价值,但价值空间太低,不应进入创新企业的评价体系。”

打开APP,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刘艺杨]
泰伯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每一篇深度报道,解读数字经济、推动商业向善、定义转型中国。关注泰伯网微信公众号,了解最全面的行业资讯。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打开APP,查看精彩评论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