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立即体验

孙正义的独角兽时代

2019-10-31 11:49:54

摘要: 决定孙正义投资成败的关键,不是策略,是时机和时代。

  01独角兽“垮”了

  年初孙正义在接受美国CNBC(全球性财经有线电视卫星新闻台)记者大卫·费伯(David Faber)采访时说,“我现在唯一关注的事就是AI”。他说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他投资了70家以AI为中心的公司。在他看来,它们都是正在用AI变革世界的公司。在与大卫·费伯的对话中,孙正义花了更多的时间去解释WeWork。他以Facebook做类比。他认为WeWork提供的不仅仅是一间共享办公室,它还是一个工作社区。创业者在“社区”内能找到创业所需要的几乎所有要素,比如创意、技术、财务乃至合伙人。甚至,他还为WeWork设计了一项未激活的AI能力——如果亚马逊可以借助AI推荐商品,那么WeWork也可以借助AI来推荐成员会面。“因此,即使是啤酒派对也会变得更有效率、更有趣。”大卫·费伯问,你想在WeWork上进行更多的投资?孙正义非常肯定地回答:当然!这次对话后,5月孙正义手里的另一家独角兽Uber在美国上市,8月WeWork提交了IPO文件。上市首日,Uber股价大跌7.62%。从上市到现在,由于持续增加的亏损规模和模糊的盈利路线,Uber股价已跌去30%。为了减少开支,也为了提振投资者信心,Uber于今年7月、9月、10月进行了三轮裁员,累计裁掉了1200名员工。在最近的这次裁员中,甚至连自动驾驶部门也出现在裁员名单中。与Uber相比,WeWork的剧情更加好莱坞。文件显示,WeWork的母公司We公司,2016、2017、2018以及2019上半年,分别亏损4.29亿、8.9亿、16亿、6.9亿美元。在过去三年半的时间里,估值470亿美元的WeWork亏损累计超过36亿美元。之后,围绕创始人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和公司管理的丑闻被一桩桩扒出来,一时间全球哗然。9月16日,WeWork的IPO计划被无限期推迟。尽管如此,孙正义也不打算退步,10月下旬软银与WeWork达成新协议。软银承诺向WeWork提供50亿美元新融资,同时向现有股东发出高达30亿美元的要约收购。不仅如此,孙正义还向亚当·诺伊曼支付了17亿美元的遣散费,条件是交出WeWork的控制权。孙正义评价:“我们坚信,人们的工作环境正在发生一种巨大的转变,而WeWork正是这轮变革的先锋。作为全球领先的技术颠覆者,WeWork面临的增长挑战并不罕见。”“技术颠覆者”,一家以整体承租再装修分租的房产公司,是否有这种能力或潜力?现阶段还看不到。近年在孙正义手里失速的独角兽不止WeWork和Uber,还有去年深陷“网约车事件”的滴滴。比较起来,滴滴与WeWork的问题有很多相通之处,都是膨胀速度极快,用大量亏损换取市场规模,公司治理水平跟不上扩张速度……最重要的是,它们身后都有孙正义在推动。极速催熟的企业终将为此付出代价,滴滴去年引发连续性的公共安全事件,WeWork则陷入创始人丑闻迭出、管理混乱、IPO无望、估值锐减的困境。

  02我是对的

该内容属于精选文章系列,阅读全文请先登录泰伯会员账号

立即登录

打开APP,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王臻]
声明:泰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每一篇深度报道,解读数字经济、推动商业向善、定义转型中国。关注泰伯网微信公众号,了解最全面的行业资讯。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打开APP,查看精彩评论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