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立即体验

关于梦想与焦虑,有些话想对商业航天说 | 我的2019①

泰伯网2019-12-30 10:58:00

摘要: “离职后,我依然看好商业航天。”

  「朋友都说我是一个很悲观的人,我想可能是的,就像今年这次离职。」

  今年,小天去民营商业航天企业走了一圈,又回到了互联网公司。

  01  那些与航天有关的日子

  年中离职之前,小天还在一家民营商业航天企业上班,做品牌宣传。

  「当下,这个行业并没那么成熟,公司发展前期,有很多业务、工作还需要逐步理清。」

  在大的时间轴上,2019年这一年,商业航天领域逐渐向民间放开不过两三年的时间,民营创业企业尚需摸索。对非科班出身的小天来说,更需要一个快速学习和吸收的状态和过程。

  一开始,他的心态比较乐观。如何融入航天圈,如何在新的领域发挥自己的想象力,都是他想去努力的方向。

  如预期那般,公司发展比较快,团队的成员一直在扩张,开始陆陆续续执行了一些发射任务。

  再到后来,由于宣传、投融资的需要,公司对于「执行了多少次发射任务、打了多少卫星,与多少客户签约之类」的描述和对外宣传也开始多了起来。

  在小天看来,商业环境刚刚起步,这些宣传在所难免。

  「只是再深入接触下来,我会逐渐发现,很多东西并不是想象得这么美好。大家你追我打,做出去的东西有些急于求成了。」

  谈到这个,小天坦言,自己并不懂技术,只能通过卫星发射之后收到回传图片的周期、质量等了解个大概。

  「比如说,一开始他们打上去一个卫星之后,可能要一两个月才会反馈出来,收到回传信号回发的图片,这是一个最初的大致周期。」

  当时那个阶段的卫星大多处于在试验阶段,「可能技术沉淀不是那么好」。但不可否认,在对外宣传上还是很成功的。

  融资和客户也开始有了一些积累,各个行业的人走到一起,随之而来的事情也开始复杂起来。

  在小天看来,民营航天公司的管理人员、客户等不断多样化:有一些是研究所人员,有一些是学校的教授、老师,有的是一些投资机构,还有些是其他行业的人员。

  毕竟,国内民营航天公司尚处于起步阶段,关键人才尚需倚仗体制内、高校等圈子。

  整体相对传统的圈子,多少影响着公司的发展走向。

  「资本方的需求,或者其他的一些需求,或多或少干扰着公司本身的发展结构,可能就会出现一些走向的偏差。」

  也正因为这样,环境没能给小天自由发挥的机会。

  「实际上,自己本身会做一些工作规划,比如说今年的1—4季度,每个季度怎么样,最终想要塑造什么样的品牌形象......但在实际工作中,真正落地的事情反而很杂。相比品牌宣传,小天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落实多方管理人员给到的其他任务,有时候还要得比较急。这样一来,自己的品宣规划确立不了,也执行不了。」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大半年。

  「今年5月份,有几家互联网公司联系我,希望我回到以前的互联网行业,加入他们团队。说实话,当时有过动摇,也真正开始纠结以后到底该怎么办,但当时没打算离开。」

  这可能是小天最后的坚持。

  越做到后来,疲惫感越来越明显。「明明你每天都很忙,有可能长时间加班也会有,但做出来的东西跟自己实际的工作方向完全不一致,感觉无关紧要。」

  而这背后更大的危机是,「感觉不到成长」。

  到了今年年中,「实在是身心俱疲,撑不下去了。如果觉得没有太大意思,还不如就走了」。

  02  源于一个有关成长的梦想

  在真正决定离开的时候,最初来公司的场景与画面,反而格外清晰。

  即将步入30岁的小天出生于西北地区的一个县城,初高中才摸到电脑。

  2010年暑假一个偶然的机会,小天第一次迈出家乡的门。这一站,去的是北京。

  「当时想着去北京看看。」

  北京的夏天美的让人心动。到了北京之后,他明显感觉到视野上的开阔。「原来还有这么大的一个平台可以施展自己,如果好好利用平台,可以做很多事情。」

  从小地方出去,见到大城市的一切都很稀奇,当时只是实习的小天开始变得贪心,「我必须要留下来。」

  2015年那年一毕业,小天果断选择留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整个工作环境相对灵活、轻松,边工作边学习是常态。

  接下里的两年(2016年到2017年),他回忆起当年的日子,感觉自己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恶补,反而没感觉到有太大的困难的委屈。

  「白天上班学习,晚上下班之后,还有一些别的工作和社交,但也会挤各种时间学习,享受在北京的日子」。

  几年后,小天开始不断陷入“能继续做下去但又发展缓慢的瓶颈期”。

  「加上实习,在那呆了大概四五年了,也没混出太大的名堂。」

  这家民营航天企业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一个研究生同学因为工作原因接触了这家公司,觉得是一件很有意义、也很有前景的一件事情,但自己又拿不定主意,想去找我分析下这事儿靠不靠谱。当时我看了一下,那时候的项目很初期,整个PPT都还不是很完善,大部分还是空白,但整体让人感觉挺高大上。无论是从核心创新方面还有领域等其他方面,我都觉得就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他连想都没想过,自己能和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领域产生交集。

  当时在公司成立前的筹备阶段,小天的研究生同学就已经加入了,初创团队的组建也跟着提上了日程。

  不久,小天的同学与小天再次开展了有关职业规划的交流。只不过这次的话题是,要不要一起加入。

  加入,意味着要去一个二线城市重新开始。

  已经在北京呆了四五年的小天,在面对换工作领域和换城市的交叉口时,还是纠结了很久,诸如“要不要去”、“值不值得”“会如何”之类的问题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绕来绕去。

  但一开始的满心期待是真的。

  「 对于自身来讲,自然希望能够落地下来,既然决定来了,就好好做,毕竟是值得一番拼搏的事情。对公司的期待也是有的。从公司上来讲的话,自己虽然不是最核心的创始团队,但也是属于比较靠前的一波了。早期进来沉淀的东西,如果等公司做大之后肯定也是核心骨干之一,可以设想着多久以后可以盈利、分红等等。」

  这次离职,打断了小天之前的规划与计划。

  年中的那段时间,小天一边想着离开这家公司,一边也在想下一份工作如何做。

  03  我知道自己不能去哪

  即使还想待在航天领域,但现实情况告诉小天:不允许。

  「对于我来说,商业航天公司就这么几家,而且大部分公司之前都有合作关系或其他关系。做品牌一般围绕两个方面,一个是品牌方面的塑造,如何去打造公司的企业文化、品牌文化,另外一个是资源的积累。在一个二线城市沉淀下来的资源,拿出去之后不一定有多少能用的上,别人可能拥有更专业的资源。而我不是做技术的,不可能从一家公司跳到另一个公司或怎样,只能去到其他商业行业。」

  去哪不知道,但不想去北京了。在小天眼里,在北京呆过几年还没混出名堂来的人,不可能再回去了。

  「因为在北京呆的时间已经相对足够长,从选择第一份工作就开始了,但一直没有太大的起色,当时也想着就不去北京。」

  在二线城市找工作的进展也并不顺利。

  「我当时在当地也看了一些公司,一看企业岗位匹配我的经历,二看我是否匹配公司要求。现实的情况是,我匹配的企业数量少,规模小。加上一些个人的原因,留在当地的想法也被否定了。」

  比起其他城市,小天更想回家。

  「在外面呆久了之后,其实一直也挺想回去。从2013年,家乡就开始搞大数据,每年我都在观察这样的一些机会,但从头到尾我都觉得自己回不去。我觉得那些大数据的宏观政策还是有的,但实际上没有很多真正落地的公司,或者说大部分落地的是运维、运营等责任部门,实际的职能部门还没有批量落地,整个行情还没那么好。」

  相关政策的导向也隐约让小天感觉到这个事儿有难度。

  「其实一直在关注家乡的动态。在我们市新任领导的发展规划中,大数据并非核心产业。毕竟这么多年发展下来,产业开始固定了,没有特别重磅的产出。」

  「我还经常开玩笑说,如果回去估计能找一个5K左右的工作」。讲起这些,他尽量笑着轻描淡写。

  04  重回互联网行业

  排除掉三个城市,小天陷入了长达2个月的“职场空窗期”,想先通过旅游放松下心情。

  洛阳—杭州—广州,是当时暂定的路线。

  在第二站,小天还顺便投了份简历。运气比较好的是,当时就接到了面试通知。

  「刚走到杭州,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查了下这边的招聘信息,一看还真有合适的岗位,就投了下,不久就接到面试通知。反正就来旅游的,面完试之后我也没报什么很大期待。刚好就在国庆前接到复试的通知,一切还挺顺利的。」

  都说今年是互联网的寒冬,小天并没有把事情想那么复杂,反而结果简单了很多。

  「互联网行业的机会一直存在,只是适不适合自己、对不对口、匹不匹配、想不想干。实际上只要你这个人靠谱、能力足够,找工作还是比较好找。身边也会有很多辞退、离职的例子,但只要人能跟上公司的步伐,事情就会变得容易。」

  对小天而言,这是一份待遇好、氛围都很轻松的工作。大家可以平等地交流,而小天也可以继续做自己的老本行。

  「辗转反侧,我终于又回到了互联网领域。在刚入职的期间,公司进行了几个月的培训。短短几个月,一番培训之后的话,我能感觉到个人技能上会有一些沉淀下来的东西。而我的业务能力和状态,也超过了领导的预期,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一部分原因可能是,之前的经历有一些积累,属于吃老本。」

  踩上商业航天的风口,也被小天认为是沉淀之一。

  「客观来看,我依然看好商业航天领域。只不过看好的不是某一家民营商业卫星企业或者民营商业火箭企业,而是对商业航天领域中商业模式、商业生态的看好。而这段经历带给我的个人经历也难得可贵。除了航天圈内的从业者,见过火箭、卫星,去过酒泉的人也并不多。新的公司会有很多人来加我,问我那些发生在航天领域的经历和见闻」。(应被访者要求,文中人物名为化名)

打开APP,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枣泥儿]
泰伯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每一篇深度报道,解读数字经济、推动商业向善、定义转型中国。关注泰伯网微信公众号,了解最全面的行业资讯。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打开APP,查看精彩评论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