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面
  • TA问答
  • TA之路
  • TA印象
  • 往期推荐
高端访谈@ 泰伯网 出品
李成名
中国测绘科研院副院长李成名:大部分PPP项目容易被资本绑架
在时下热门的“智慧城市”建设问题上,李成名提到,切勿在采取“PPP”模式的道路上被资本裹挟绑架。 “大部分尝试采用‘PPP’模式运作项目的城市,很容易出现政府被企业绑架、被资本绑架的现象。智慧城市建设过度依赖资本,实际运作中,资本、企业只规划出自己擅长的项目,或盈利空间大的项目。那些真正的城市痛点、便民需求,抛在脑后,成为花边包装。 归根结底,不是‘PPP’模式有问题,是采用‘PPP’模式的各方定位模糊、信用滥用,走入了歧途。” 近日,我们与这位资深的行业前行者展开了一场深度对话。说到科研与市场的平衡,李成名说,要用做产品的思路做科研项目,让成果接地气;说到国内数字城市的建设评价,李成名说,“阶梯化差异”必然存在,但也要横向纵向客观分析…… 尤其在时下热门的“智慧城市”建设问题上,从概念理解到实现路径、从角色分工到行业定位,从运作模式到现状痛点……李成名侃侃而谈。除此之外,对于测绘地信行业的未来发展与机遇挑战,他也忠实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与期望。
问答
Q

泰伯网:

作为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以下简称“国家测绘局”)在全国数字城市、智慧城市建设试点项目的技术总负责,首先能否评价下国内数字城市建设,成绩如何?

李成名:

从国家测绘局近年的跟踪调研来看,地区城市间的建设水平会存在“阶梯化差异”。但我觉得这种差异必然存在,也与地区城市社会经济发展现状基础相关。

要对数字城市的评价综合、客观,我认为有两个标准。一是横向比,城市与城市之间比。但还有一点不能忽略:纵向比,即拿一个城市的现在和过去比。按照这个标准我们发现,像一些中、西部城市,它们的纵向比提升远远高出横向比,现在比过去进步巨大。而东部一些发达城市,这方面反而没那么明显。

数字城市所产生的价值不容忽视,我们在评价各地的建设程度与成果时,也要尽量客观、综合,不能仅从单一维度下结论。

Q

泰伯网: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智慧城市的理解,现在国内也各有见地。您认为的智慧城市包含哪些关键要素?生活在城市当中的人,能因此获得什么样的好处?

李成名:

现在国内对智慧城市的理解,如同盲人摸象,各自都说得不错,但都只说到了“大象”的一个部分。我觉得,智慧城市绝不是在数字城市外边穿件漂亮的技术大衣,包装完毕就完事了。它应该在本质上有全新的认识。

我认为,通过利用现代信息化的手段实现优政、惠民、兴业三大好处,这就是智慧城市的现实意义、功用所在。曾经有专家领导说,“智慧城市的建设没有完成的一天,永远在路上。”这话很有道理。要升级“智慧城市”,如果机械去理解和操作,很可能绕弯路、吃大亏。我们不能为了智慧而智慧,也要了解升级的路,还很漫长。

Q

泰伯网:

早在2014年你就提到,应由民间资本作为城市信息化项目工程的投资主力。现在国内智慧城市建设中,有没有值得参照的成功案例?

李成名:

很遗憾的是,现在我们很缺这方面成功的实际案例。

作为国家测绘局智慧城市建设试点项目的技术总负责,我在走访、调研、参与国内许多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大部分尝试采用“PPP”模式运作项目的城市,很容易出现政府被企业绑架、被资本绑架的现象。智慧城市建设过度依赖资本,许多顶层设计甚至都由资本来做,由企业说了算。实际运作中,资本、企业当然只规划出自己擅长的项目,或盈利空间大的项目。至于那些真正的城市痛点、便民需求则成了花边包装。最终,建出来的智慧城市项目资源荒废、弊大于利。

Q

泰伯网:

就是“PPP”模式的过度化滥用?

李成名:

应该说,很有完全被市场化引导的嫌疑,只做企业想做的、会做的,而不是围绕城市问题导向,解决城市的真正需求。归根结底,不是“PPP”模式有问题,而是采用“PPP”模式的各方定位模糊、信用滥用,走入了歧途。

再者,被资本绑架后,还可能让一个城市饱受新的资源分散困扰。比如,医疗卫生系统、国土系统、人力社保都分头建设自己的“PPP”模式项目,各自都有自己的系统标准,自己的一套接口。最后,这个城市不同方面、不同层级的各类智慧功能分散,没法儿协调统一。这里面,好像大家都建了项目,都花了钱,结果却跟没花钱、没建一样,城市信息还是不畅通、不智慧,并且出现更多新的壁垒。

这些都是不合理运用“PPP”模式产生的很大问题。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智慧城市建设中“PPP”特别成功的案例。

Q

泰伯网:

怎么样才能让“PPP”模式回到正轨,发挥模式优势?

李成名:

我认为,至少在智慧城市建设上,首先政府要采取问题导向。对城市聚焦的重点问题把好关,对政府部门的协作需求掌握到位,对市民在城市生活中的便捷期望做调研,做到自己心中有数。你有数了,才能有基本的判断能力和眼光,筛选企业助力智慧建设,一定程度上了解、把关项目的工程质量。

其次,企业的目光也要长远化,不要只是聚焦短期效应赚快钱。当然,这其中也牵涉到政府合作的“守信”问题。为什么现在很多企业现在只求短期效应、盈利变现,主要原因还是有所担忧,害怕最初与政府谈好的协议、条件,时间长了得不到兑现。几年后,城市的市长一换,部门一把手一换,政府部门来一句笼统的“建设思路调整”,于是可能当初说的就什么都不算了。这就是一种地方政府滥用信用的典型。

未来,智慧城市建设“PPP”模式一定是必然趋势,归根结底,大家要建立一个“共同信任”的长期基础,着眼于如何用好模式的优势,解决我们的问题。企业能盈利,城市服务功能提升,老百姓享受实惠,才是共赢局面。

Q

泰伯网:

您曾说过,“只有定位准了,才能让智慧城市建设更有成效。”在政府、企业、专家、百姓之间,各自的角色定位应该是怎样的,如何做好分工?

李成名:

如果还是传统老套的,政府找专家规划,然后政府投钱,再找企业去建项目,当中老百姓参与度并不高,这样的建设应用,最终整体效果可能大打折扣。

百姓、政府、企业、专家,四个角色应各有定位,又融合贯穿。尤其在“智慧城市建设行动纲要”上,政府要联合行业专家,针对从什么地方切入?如何分步实施?步骤先后次序?……做重点思考、细致规划。而企业,尤其是我们测绘地信企业,作为实施建设的主体,关键要打造好城市的时空信息云平台,做好云平台和各种应用智慧系统之间的衔接与对接,做出有示范性、带动性的项目案例。

最后,尤其容易被忽视,也不能忽视的一个角色,就是老百姓。项目建设完毕,政府必须组织追踪问效、科学评估。谁来评估?让生活在城市的老百姓评估,让用户评估。而不是以往我们常常看到的,某些专家、业内人士给个“某某先进水平”这类束之高阁的内部评价。

Q

泰伯网:

对智慧城市,最大的想象还是下游应用市场。这个蛋糕大家都比较渴求,希望未来占得先机。您目前看,市场是否已经广阔明朗化?老百姓手中的打车软件这类APP是不是已是智慧城市未来的一部分了?

李成名:

我想,如果数据的采集、加工和获取是“1”的话,平台建设、政府应用系统的建设应该是“10”。而真正面向市场、服务老百姓、为社会服务并不断能拓展社会环境应用空间的领域,我觉得将达到“100”的产业体量,市场空间还是很大的。目前,我们测绘地信企业更多只集中在“1”和“10”当中的前半部分,在这里头争抢得不可开交。真正基于平台去做贴合老百姓生活需求的应用,这类企业在我们行业少之又少。

其实,一个打车软件难开发吗?不难。互联网类的企业做成功了,这样的智慧城市的下游应用现在已有雏形甚至已经成型了。而我们这群恰恰最拥有地理信息、空间信息技术的人在这方面还没走在最前列,还不够突出。

所以,是不是该好好反省和警醒一下,我们身在行业中的人,视野是不是还不够开阔,眼界打开得还不大?如果眼睛还是盯着眼前,没有开阔的眼界、思维,何来开阔的市场呢?

Q

泰伯网:

现在国内地理信息、空间信息产业发展有瞬息万变之势。测绘地信企业要追上去,站到最前列,还有机会吗?

李成名: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要追上去,首先要给自己提问题。

怎么掌握下游应用市场和老百姓之间的平台衔接?成功的运作模式是不是人家已有可操作的路径,我们适不适合,还是推陈出新?……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一个出路——要和互联网思维交融,融到大潮中,去了解、学习、实践。我们测绘地信人不能只是在产业的上游、中游围着政府项目的周边市场打转转,窝里斗。要知道,即便我们行业企业合在一起,恐怕也还不足以形成竞争一个马云、一个阿里巴巴的市场实力与产业能力。

Q

泰伯网:

新图(NewMap)品牌成立十余年至今,多年市场培育,已有相对成熟的市场经验,我们的经营战略和模式有什么独到之处?

李成名:

作为NewMap,去年我们正式提出采取“1+1+N”的组织结构。第一个“1”针对科研公益性单位,提供创新型科研成果,做好关键技术支撑。第二个“1”针对我们研究院院属企业,由它们按照市场化手段进行NewMap“产品型”科研成果推广和销售,提供优质技术服务。第三个“N”包含的是各种国内、国际市场的企业、事业单位以及创业公司,它们可做直接应用或二次开发,解决自身需求。

三者如何衔接?大家形成一个多方互利共赢的局面,构成以新图品牌为中心的“新图联盟”。这个联盟的共同职责在于维护这一品牌的声誉和信誉,按照产品技术的质量要求、品牌要求去开展各自的工作。不能有欺诈行为、不能因追求更高利润降低技术产品质量。

这和大家熟悉的麦当劳和KFC——它们的经销模式很类似:可以允许加盟,但整个产品质量和档次是有严格标准、有要求的。这意味着产品质量和档次必须统一一致,不能掉价。因为你加入我们的品牌体系,你接下来代表的就是我们共同的品牌质量。

Q

泰伯网:

地信行业,很大一部分GIS品牌厂商可能走“代理商”经营路线,NewMap为什么没有强调这种运作模式呢?

李成名:

关键的问题在于,现在地方上的企业、事业单位也希望做出本地自己的地理信息产业,做出自己的本地研发和市场。如果按照一般GIS厂商去地方铺设代理商的做法,到省市级去做地方市场开发,必然与地方形成竞争关系。一旦竞争大于合作,市场就难进入、打不开。更何况,代理商和代理商之间,各地市场价格不一,当中也有矛盾。

而我们的模式,与地方、下游建立的关联,更多强调的是合作而非竞争。大家相互依存、各取所需、实现联合发展。围绕国内科研院所的科研成果如何进行产业化推广这一问题,可值得借鉴的一个模式探索。

Q

泰伯网:

现在NewMap的销售成绩发展如何?下阶段企业打算在哪方面发力?有没有可以公开的动向?

李成名:

目前,NewMap的技术产品在地图制图与综合、数字城市、智慧城市、三维、军事、国防、公安这些领域都有涉足。基本上从技术领域的层面,在国内还是能够排在前三。这两年,比如易时代新图,2015年同比销售额增长了30%以上。新图品牌总体而言,我觉得发展还是可以的,走的路子基本都算专而深。我们希望在自己集中擅长的领域做深入挖掘,做到国内甚至国际行业领先。

下个阶段,新图也想结合一些新兴领域做探索尝试和结合,同时在时空大数据分析和挖掘能力方面再做提升。另外,包括视频信息的智能提取与分析、信息化测绘体系的构建与实验、地名基因提取方面我们都希望着重发力。

之路

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国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国家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首批科技领军人才,获得全国测绘奖章,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现任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地名研究所所长。作为首席科学家,牵头实施了全国300多个地级以上数字城市建设和智慧城市试点,带领团队自主研制的国产服务型地理信息平台软件—NewMap,在整个数字城市建设中达到75%占有率。主持完成了我国国防交通空间数据平台、全国1:25万公众版地图工程等近百项重点科研任务,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1项、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十余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在我国地理信息服务领域、三维地理信息系统领域以及地图保密与社会化应用领域均取得突破性的研究成果。

印象
测绘学专业出身,30年行业经历,形成多个理论成果与学术著作,编制多项行业国家标准。

测绘学专业出身,30年行业经历,形成多个理论成果与学术著作,编制多项行业国家标准。

受到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的信任与重用,他担当起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的职责,在继续自我的科研职责使命的道路上,持续做好院所的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和“传帮带”的人梯。

受到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的信任与重用,他担当起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的职责,在继续自我的科研职责使命的道路上,持续做好院所的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和“传帮带”的人梯。

作为有着拥有多重身份的地信人,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李成名正用力所能及的力量,推动行业领域的健康发展,以服务者的姿态在更大范围提供支撑,让中国测绘地信水平赶超国际。

作为有着拥有多重身份的地信人,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李成名正用力所能及的力量,推动行业领域的健康发展,以服务者的姿态在更大范围提供支撑,让中国测绘地信水平赶超国际。

期推荐
加载更多>

马赟

马赟

成从武

成从武

姚新

姚新

程鹏

程鹏

刘先林

刘先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