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泰伯APP,感受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立即体验

无人机企业死亡名录

宇辰网2019-12-05 10:55:01

摘要: 这些年,已经有无数无人机企业以及无人机项目“消亡”。

  大概一年前,一个叫做莱盛隆的“无人机行业领跑者”在拖欠员工三个月工资之后宣布放弃经营。

  这个成立于2015年,进军植保无人机领域,并声称在广东、河南、黑龙江哈尔滨等地区都设有现代化厂房,月生产量高达500多架,年产值高达3亿多元的公司,竟然在三年左右的时间便倒下。当时引发了行业的一波强势“关注”。

  之后大家发现,莱盛隆的这场“死亡游戏”,与其频繁炸机、失控、坠落以及被索赔、高负债等息息相关。

  这是国内无人机市场“寒冬”的真实写照和鲜活实例。

  如果我们把视线稍微腾挪,就会发现,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这些年“死亡”或“倒闭”的无人机企业或无人机项目,其实比比皆是,他们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有些可能看上去是“暴毙”,有些是“郁郁而终”,而我相信更多的企业很可能面临第三条路径:“无疾而终。”

  行业发展到现在,头部效应已经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投融资乏力以及盈利模式不济的情况下,直接面临着裁员和转型的压力。基于研发及人力成本考虑,裁员对于很多公司而言,是持续的进行时;其中也有不少之前的“无人机企业”开始“去无人机”化,摇身变成人工智能或者机器人公司,选择在另一条赛道开启业务;而当裁员和转型皆不如意之时,大概就只剩下“死亡”或“倒闭”。

  根据公开的报道,笔者起底了近年来无人机行业里有关企业的“死亡名录”,这些“名录”之中,不乏大名鼎鼎的企业或大企业项目,或行走的流量担当。比如,GoPro、Lily Robotics、Airware、瑞典赛博公司、谷歌Titan,以及国内的莱盛隆、斯凯智能……

  跟任何行业一样,无人机行业面临的不光有春华秋实,也有生老病死。“适者生存”的逻辑,也不仅仅适用于大自然,同样适用于科技创新领域。

  “寒冬”真的来临?也许,它只是行业发展比较正常化的写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的写照。这里所谓的“恒产”,可以说就是各自手中的终极实力。

     【 国内 】

  斯凯智能无人机

  倒闭时间:2017年3月23日

  成立时间:2015年2月

  状态:已解散

  融资情况:

  2015年获得凯旋创投等千万级天使轮投资

  2015年12月获百度原副总裁李明远投资40万元,占股近10%

  西安无人机企业斯凯智能的产品——Skye无人机一度被看好。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官网曾介绍称,“斯凯智能无人机区别于主流航拍设备,被认为是全球高精度跟拍无人机的NO.1。”

  2016年9月29日,该公司称“已和本轮两位投资方达成框架性的投资意向。因市场整体环境比较冷淡,以及我司产品进展缓慢和财务资金管理不到位等因素使现金流近段时间出现一定的问题。”10月25日,斯凯员工被告知“融资款项是分步骤、阶段性地发放出来,资金到位时会在9月份薪资发放给大家。”但两个月后,公司正式宣布停止运营,理由是“由于财务困难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

  斯凯智能倒闭原因,主要还是产品积压卖不出去,欠供应链资金难以偿还,导致资金链断裂。

  莱盛隆无人机

  倒闭时间:2018年8月14日

  成立时间:2016年7月,莱盛隆成立无人机事业部

  莱盛隆原本从事智能手机配件以及与智能手机配件配套使用的智能电子产品等的研发制造和销售。2016年7月,莱盛隆无人机事业部成立,正式进军无人机领域。2016年,莱盛隆来自植保无人机的收入共47.02万元,占总收入的0.40%。

  2017年,莱盛隆成立了无人机学院,并设立全资子公司河南莱盛隆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该年莱盛隆短期借款3647万元发展无人机业务、开拓市场。但部分代理商在收到设备后,作业“起来飞不了多久就‘炸机’。”代理商开始维权。

  2018年4月9日,广东莱盛隆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莱盛隆证券代码:835826)股东胡汉明向东莞市正财典当有限公司质押300万股,以其持有的公司300万股份为其个人借款提供质押担保。 此时的莱盛隆资金压力大,股东质押输血,但依旧没能扛过去。

  【 国外 】

  Lily Robotics

  倒闭时间:2017年1月12日

  成立时间:2013年

  Lily无人机公司于2013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创立,一开始就把产品定位于“飞行的照相机”。2014年春天,Lily收到了第一笔可观的投资。不久后,Lily无人机炫酷的演示视频迅速刷爆社交网络,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新闻。2015年12月,Lily宣布完成1500万美元融资。

  但常年处在镁光灯下的Lily低估了量产对高性能硬件的要求、供应链管理以及大量资本支撑的重要性,以至于接连出现了三次产品跳票的情况:2015年12月份Lily无人机第一次跳票;2016年2月Lily无人机没有如期发货,且没给出具体的发货时间;2016年8月,Lily终于明确宣布了发货时间:“将在2016年12月到2017年1月之间发货”,但Lily用户在2017年一月并没有等来产品发货的通知,而是收到了一封主题为“旅程的结束”(End of our journey)的电子邮件。邮件中Lily表示尽管公司已经竭尽全力,仍然存在无法解决的产品难题,所以决定关闭公司,并在60天内退回众筹款项。

  GoPro无人机

  运动相机GoPro在2014年达到自己的巅峰。2015年下半年,GoPro开始转型。彼时航拍无人机爆发,很多无人机搭载GoPro的运动相机,包括大疆。在与大疆合作破裂后,GoPro决定自己做无人机。

  2016年9月GoPro发布了可折叠四轴无人机Karma。Karma正式上市销售16天后,有用户反馈无人机在使用过程中出现故障,GoPro宣布将已发货的2500台Karma无人机全部召回。3个月后,GoPro重新将Karma推向市场。然而,大疆的Mavic已经稳定了市场格局,败局无力挽回。2018年1月8号GoPro公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较2016年有明显下滑,为了缓解公司资金压力,公司宣布裁员20%,并宣布放弃无人机业务。

  瑞典赛博公司

  2014年中航工业同瑞典赛博公司签署了引进70架APID-60无人直升机的合同,总价值高达8400万美元。

  2017年,瑞典决定对中国实施无人机禁运,理由是可能会被中国仿制或者被用于军事领域。由于迟迟得不到订单加上该公司一直以来存在资金问题,最终导致了赛博公司在2018年的6月15日向公司所在的地方法院申请了破产。这是一起因为对华禁运导致破产的无人机公司。

  谷歌Titan Aerospace

  2014年4月,谷歌是收购Titan Aerospace——一家高空太阳能无人机制造商,致力于设计开发可以在空中停留数年的无人机,目的是给世界上没有被网络覆盖的地方提供空中互联网服务。 2017年1 月11 日,谷歌 Titan 计划宣布失败,项目团队解散。

  Airware

  2018年9月17日,据媒体报道称,美国无人机飞行系统设计商Airware向员工宣布,该公司将停止运营。而在破产之前,该公司还获得了1亿美元的融资,并与三菱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它的突然死亡,让外界大为震惊。Airware公司停止运营的原因,有媒体认为是Airware的技术太过于先进,市场缺乏配套的硬件设备。但有业内人士认为,Airware的产品缺乏市场是破产的根本原因。

  迷你无人机Zano

  2014年,英国创业团队Torquing Group在Kickstarter上推出了一款自拍迷你无人机Zano进行众筹。 Zano内置摄像头,只有55克。仅两个月时间,就在Kickstarter上获得了超过15000人的支持,筹款超过340万美元。但一年后15000多订单大部分都没交货,就宣布了公司倒闭。按照破产清算相关规则,Kickstarter上支持者们在公司破产清算中几乎什么也得不到。

打开APP,查看更多内容
[责任编辑:神璐璐]
声明:泰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每一篇深度报道,解读数字经济、推动商业向善、定义转型中国。关注泰伯网微信公众号,了解最全面的行业资讯。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打开APP,查看精彩评论
  • GIO企业家俱乐部会员
  • 泰伯智库

加入GIO俱乐部,连接GIO、连接产业、连接资本、连接海外。

联系电话:13522258461

猜你喜欢

热文推荐

精彩活动

更多>>